書味網:這里有高分、批評、親情、誠信、感動、感恩、理想、記事、夢想等題材。

桃色嫣然

發布時間:2018-12-05 00:00 |  編輯:書味網 | 來源:愛情故事

我名為蘇妙嬋,自小因家里貧困,便被賣與鎮中大賈柳金為童養媳。三歲進府,至今七載。

柳金唯一的兒子名為柳愛生,是他第六房小妾林氏所生。瘦瘦小小,不可愛,天天吸著鼻涕在我后面叫姐姐。

是的,姐姐,不是妙娘。

也許這一生我該對生父生母感到感激的不是他們給了我生命,而是給了我這么一張臉。

我剛進柳府時,確實頂著童養媳的名頭,但我那個相公,卻在我入府的次年得了天花夭折了。

于是,那半年,我都被夫人安置在后院里調養。

在次年六月底時,柳府第二位少年也出生了,夫人便讓我做他的“媳婦兒”。

但這如意算盤卻在老太太見到我時打破了。

老太太是柳家的老夫人,在老爺接手柳家后便在后山的桃夭山吃齋念佛。

那日小少爺滿月,我被茹娘領到前院時,被老太太看到,她那雙混濁的雙眼里盛滿淚水。她蒼老的手拂過我的眉眼,盯著我眉間的朱砂痣叫我,嫣娘。

然后,她當著所有人的面,認我為孫女。

于是,我便成了柳府大小姐—柳妙嫣。

即使我還是承認自已叫蘇妙嬋,但這只能是過去。我該慶幸他們并未把我的名字全換掉。

后來我才知道,我的臉與老夫人最疼愛的小女兒,柳嫣兒有八分相象,這讓我想起我的母親,似乎,我與她,九分相似。

自從當上了大小姐,我便和老太太一起住在桃夭山的于歸庵里。

庵內除了我與老太太,還有一個我在滿山桃樹中發現的一人—桃然。

老太太說,他不會傷害我們的,他是桃花精,怕她寂寞便常常化做人形來看望她的。

我便笑道:老太太若說他是人,我便覺他長的極美極媚,但說他是妖精,妙娘卻覺的,他沒那妖精的可怕。

老太太只是笑著,而桃然,卻不知從哪冒出來,把我拉到桃林去,纏著我跳舞。

我總說桃然太美,怎么長的比我更美。他就笑著把我收進懷中,然后說:桃然若不美,怎么配得上妙嬋兒?

我便取笑他不叫我妙嫣,倒叫我本名兒,若被老太太聽到,又不知有許多嘮叨。

他便用桃花眼盯到我臉紅,再咬我的唇,你偏是我的妙嬋兒,如何?

與桃然一相處,便是十幾年,到了我及笄之日,他為我簪上一朵桃花,為我畫了一彎秀眉,為我點上一抹絳唇。然后,將我收入懷中,吻吻我的發髻,笑的滿足,妙嬋兒長大了,便做我的妻如何。

看著身后的桃然,我笑的溫婉,好。

可事不順人意。在我及笄禮后,大批求親者涌入柳府。

老爺笑著說要為我尋一門好親事,我苦笑,桃然至那日離開,說要我等他一年,一年后,他回來娶我。對老爺,我雖推說要照顧老夫人,卻也推不了多久。

老夫人病了,很嚴重,已有月余不能下地行走了。

我雖細心待奉,她卻還是在三個月后逝世了。

那天,離桃然離開,已有六月。

我站在桃樹下懷念,以前快樂的日子,我和桃然斗嘴,老太大坐在椅子上含著笑望著我們。

可現在,這里,只剩下我。

老太太的葬禮一辦好,老爺便迫不及待的為我選了夫婿,他說:妙娘若現在不嫁,以后便成了老姑娘了。

我無法拒絕,只求再等幾月,老爺雖感到奇怪,也只當我是想為老夫人守孝。便再也沒問,只說,在百日之內一定要完婚。

我不知道為什么他那么想將我嫁出去,我也不想知知道。我只求桃然能在婚期前將我帶走。

而我并未等到婚期,卻等到了一旨抄家圣旨。

老爺與大皇子謀逆有牽涉,不止抄家,還要滿門抄斬。

那日,我還在桃林,等到浣兒告訴我消息后,我便找介口將她打發走,從廚房拿來油筒,倒滿整個桃林。

我舉著火把,看桃花開出點點粉色,勾唇,淺笑。

桃然。

我們。

只能下輩子再見了。

一把火,熊熊燃燒,灼傷桃樹,閉眼的一剎那,仿佛,聽見花開的聲音,又似乎,聞到了桃花香。

桃然…

推薦閱讀:
九游游戏中心 - 九游app下载安装